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此而已的博客

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脸,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

 
 
 
 
 
 

皇帝的新装

2016-2-29 10:21:01 阅读40 评论0 292016/02 Feb29

    国开行的牌楼日前因为大首长看着不爽被拆除了--这下它终于不用既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了。

国开行虽名曰银行,其实是裆国一家基础设施和战略性生产资料的投资公司,身份类似于中投中金。冠以银行头衔,实在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因为它既不揽储,也没网点,更没个人金融及信用卡业务,所有的资金都来自财政,所以素有第二财政部之称。因此它实际上是一家既有权更有钱的衙门,整天拿着老百姓的钱满世界的撒银子。

按理说,国开行总部建设的方案肯定是经过某些大首长授意或者批准了的。如今建成还不到四年,又有大首长与时俱进萌发了新的高见。于是这不伦不类的建筑就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但这个事情还是可以让人看到这么几点:

1、以前建设的方案是大首长批的,如今拆掉也是大首长授意的。可见彼大首长不如此大首长位高权重;

2、以前的建设方案肯定也正儿八经搞过什么初步设计,可行性研究砖家评审。结果呢,砖家们的心血辛劳都比不得大首长们的一时心血来潮;

3、朝廷前些日子弄了一个在全国拆墙的东西出来,如今国开行马上就拆牌坊,这是以身作则垂范天下的表示吗?

4、建个高大上的牌坊,自然是面子上的功夫。如今大张旗鼓的拆除--何尝不是面子上的功夫--至于背后所谓的端正作风,反腐倡廉那也不过是演给老百姓看看的罢了;

5、这牌坊高大华美,没有几百万弄不下来。如今出动诸多人马机械进行拆除,费用怎么也得好几十万。一块空地,一建一拆凭空就多出了几百万的GDP。裆国的经济建设和财富创造,果然是有一套的;

6、任志强说裆国的房产库存,只能炸掉了。如果炸掉的话实在太扎眼太暴力,还是拆掉的好--很多农民工就又有活干了。

作者  | 2016-2-29 10:21:01 | 阅读(4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民心

2016-1-15 12:47:54 阅读39 评论0 152016/01 Jan15

头领说: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这是三岁小儿都知道的基本常识,却在执政为民,窃据朝堂六十多年后被当作伟大觉悟在大肆宣扬,可见山贼们智短技穷,回到山里打家劫舍的日子不远了。

既然头领说到民心二字,那我也就来说道说道。一国的治理,无非就是顺民心,尊民意,随时代大潮不断前进。民心何在,无非是自由民主,公开公正公平。可六十多年来,匪朝可曾给天下以民主,可曾予民众以自由,施政可曾公开,司法可曾公正,社会可曾公平?

没有民主自由,没有公开公正公平,妄谈民心,不过是政客诡笑之下的墙上大饼而已。

昨日看到,帝都有家律师事务所,连同主任在内的七名律师被朝廷一锅端了。这使我想起了民国时期著名的七君子事件,又使我想起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前苏联及东欧集团对社会进步人士的白色恐怖。 结果呢,民国被赶到东海那个海岛上,而苏联和东欧集团则早已灰飞烟灭。

在统治者的眼里,你老老实实做奴才,主子说一不二,那就是民心。如果你批评恶政,仗义执言,要民主要自由,那么轻则妄议冢央,重则山东癫覆。

这个律师事务所一个24岁的女助理,网名考拉,容颜清丽,亲近之人皆曰纯真善良。可就这么一个小女子,也被有司衙门戴上山东癫覆地大帽子而拘捕。理由是,一个女孩子即便纯真善良,也可能干违法犯罪事实,更可能山东癫覆。

有司衙门的话自然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但朝廷是否想过,如果真是山东癫覆--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一个豆蔻年华的美丽女孩癫覆你们?

一个人也好,一个王朝也罢,穷途末路之时,总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惶惶然不可终日,总以为身边的人

作者  | 2016-1-15 12:47:54 | 阅读(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两脚羊

2015-9-23 8:39:06 阅读46 评论0 232015/09 Sept23

    昨日母亲的病突然让人毫无准备的恶化,让人顿感生命之脆弱,人世之无常。惟愿这世间的苦难痛楚,只加诸于我这无为有罪之身,放过我的父母亲人。

前两日人大一位沽名钓誉的教授在网上大张旗鼓的宣布要与自己的研究生断绝师生关系,原因不过是因为这位入室弟子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对几位不相识的老师的学识颇有微辞。这个事件让人唯见四字:师道不存。

1、所谓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对前辈的质疑,甚至挑战,本是世界发展进步之常理。可我们这位道貌岸然的教授却认为学生一定得对老师顶礼膜拜,唯唯诺诺才是正途。试问倘如此,这个世界如何有进步,人类如何有发展?

2、该导师如此大动干戈,只怕不是维护其他老师的声誉。而是物伤其类,对自己的学术学识非常没有信心,内心害怕学生对自己同样存有质疑,所以对该生当头棒喝。虽然高擎尊师之大旗,实可见此人内心之阴暗猥琐;

3、那些著名的研究发明,哪个不是大师们年轻时钻研捣弄出来。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人的这股锐气和虎气,应该得到呵护,鼓励,哪怕出格一点也只能加以引导,而不是束缚和斩灭。该老师这点认识和气量都没有,如何为人师表?

4、微信的朋友圈,基本上是一个人的私密空间。在自己的这个狭窄的天地里对他人进行评论--何况只是学术上的评论,既不伤人,也不有违人伦,何罪之有?可该老师将学生的一些私论曝光于天下,实有违师道,不配为人师表;

5、该叫兽的这番做派,实与匪朝骨子里那份不尊重人不尊重知识的恶劣基因是一致的。视学生为自己一家奴,容不得半分的出格与质疑,容不得学生有半点的自我思想。六十多年来,某组织对待天下,不也是如此?

作者  | 2015-9-23 8:39:06 | 阅读(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闹剧

2015-6-19 15:02:10 阅读33 评论0 192015/06 June19

昨日有一个意义非常,但却令人啼笑皆非,形同闹剧的事件,那就是香港立法会就特区政府提出的行政长官普选法案进行表决。结果是这个法案被否决了,然后大陆的民众就看到铺天盖地的各种谴责。

先是香港的梁振英书记表示:立法会议员否决政改方案,致使普选目标落空,香港民主进程受阻,让我、特区政府和广大香港市民感到极度失望。

接着是港澳办发表声明:背离民意 中央不愿看到。

最后是全国人大:香港立法会少数议员对抗中央。

当然,这些气急败坏的指责基于一个事实:那就是大陆民众都已知晓的这个法案因28名立法委员反对而遭到否决。

可这是事实吗?

是的,这是事实,但只是事实的一部分。

香港立法会一共有70名立法委员,按照表决原则,必须要有总数三分之二以上的立法委员同意才能通过。由于立法会主席不参与投票,因此投票的69名立法委员中必须要有47名同意该法案才能通过。

结果我们知道的是有28名立法委员法对,不知道的是有33名立法委员在投票前弃权,而投票的36人中只有8名立法委员赞成这个法案。这个表决的结果实际情况是:

1、对这个法案,即便是跟铛肿炀关系密切的建制派委员也是持保留态度的。因为他们几乎是集体离场弃权,这等于狠狠的扇了这个自吹自擂为了香港前途利益着想的裆国一记耳光;

2、28票对8票,到底谁是少数派?

3、如果放大一点,对于这个法案,70个人只有8个人支持,大概10%的样子。一个只有10%支持率的法案也敢早这么大的声势,放到大庭广众之下来表决,可见匪朝确实是胆大心狠脸皮厚;

作者  | 2015-6-19 15:02:10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溃堤

2015-4-17 10:45:50 阅读23 评论0 172015/04 Apr17

    前天有一则新闻,我如果不评一下就觉得心中不畅快。但评一下,估计又见不到天日了。这则新闻是《锅务院政策迟迟不落实 李K强:难道还要处长把关?》。对于李相,我一直认为这两年来还是有进步的--主要是在演技方面直追前朝的温相。但没想到,两年多他的执政能力也有这样大的“进步”。这个国家如今是个什么样子,即便脑子没有完全烧坏的人应该都有所了解。

如今仅凭这一句话,就可见他的那点见识水平。很显然,李相认为国务院的政策是不需要下面的小处长把关的。这无非就是因为两点:

1、李相必定是认为锅务院官员的水平一定比下面的小处长水平高。官大水平就高,这逻辑上说得通又说不通。说得通就是你水平高才能站到上面,说不通就是这必须是在民主的症治制度下才有道理。因为没有人会认为晋惠帝,陈后主这些皇帝水平就比他们的大臣水平高;

2、如果不是认为官大水平就高,那么李相一定认为官大权大,下面的小官吏就只能俯首听命。这样的认识有道理也没有道理,有道理的是上面的政策命令下面如果不执行,那么岂不是政令不出都门,朝廷权威不再政令不通?没有道理的是如果基层官员只有盲目执行的份,如何激发他们的积极性和才智,如何保证症治的活力,如何保证“接班人”的质量?因此说到底,还是一个制度的问题。

对于一个显而易见的制度问题,李相一句“难道还要处长把关?”固是霸气侧漏,但其实是毫无见识。试想,裆国历史上如反幼、大跃进、瘟割、以及后来的四万亿,各种泡沫,各种过剩,各种污染,各种腐败--哪个不是裆中央和锅无怨决定强力推行的,又几时让臣民们说三道四了?结果又如何?别以为坐在金銮殿上就不拉屎--其实拉出来的屎更多更臭。

作者  | 2015-4-17 10:45:50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祭坛

2014-10-6 13:20:53 阅读44 评论0 62014/10 Oct6

深秋清晨的阳光温暖而不灼热,让人心生亲近美好之感。

这个世界总是不完美的,有大智慧大成就之人,必有大遗憾或者大缺陷。所谓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这些都非人力所能左右。一个人生于这个样的时代或者世道,只能收敛心神,恬澹生活,不必过分为难自己。

前几日国务院趁着放假,偷偷摸摸的表示对于地方政府的举债,是谁借款谁还债--朝廷一概不负责任。这个无耻的王朝如今比以前村子里的地痞流氓还无赖--一直以来,都是它们纵容地方政府盲目举债,胡乱折腾。如今债务危机爆发了,它倒轻飘飘的一句概不负责了事。可地方政府如今山一般的债务压顶,可手里什么资产都没有,怎么还债?这不是逼着地方政府竭泽而渔,更加穷凶极恶的拆迁卖地,死撑房地产泡沫吗?

当然也不能怪朝廷,它自己已是泥菩萨过河,怎么还能照顾得了地方政府。可如此一来,它在地方诸侯眼中的威信又矮了一截。可如果要再度大印钞,爆炒房地产,就不可避免的导致官商勾结泛滥。那么所谓的反腐倡廉就会是一个烂尾楼的大笑话罢了。

所以说,土朝的事情,无论是经济,还是症治,都早已是死症绝症--你越折腾,往后的日子越难熬。但陷在泥潭里挣扎又是生物的本能--所以在今后三年中,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个王朝一边挣扎,一边沉沦--最后就剩几个气泡冒在泥潭面上。

一个星期以来,香罡的对抗似乎有所缓和,但我相信英雄的香罡民众一定不会半途而废,向毒菜强权屈服。刚才在网上一看,原来那个和警察握手的所谓学生代表本就是警察扮演的。香罡十几年来的沉沦--司法的沉沦首当其冲。就连警察也基本上沾染了大陆匪帮的恶习,行事完全黑社会化了。

作者  | 2014-10-6 13:20:53 | 阅读(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宁失天下,不失道义

2014-8-23 15:15:25 阅读41 评论0 232014/08 Aug23

周末,很热烈的阳光,但对于土朝来说,却满屏皆是寒风凛冽的新闻。最能摧毁信心的莫过于《财新:八月过半 四大行新增贷款仅为七月四分之一》。

我想这则新闻不但将还在观望,对朝廷还有一丝希望的最后一批财经界人士的信心击得粉碎,估计也使得皇上李相等人以后彻底不再提信心二字。

十天前,七月的信贷额与社会融资额数据出台以后,引得全球一片哗然。虽然央行罕见的同步出台说明解释,但由于其苍白无力而被视为经济彻底溃堤的标志性时刻。

此前,央行发布数据显示,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3852亿元,创2009年12月以来新低。社会融资规模2731亿同比减少5460亿。在远低于预期的7月信贷数据发布后,央行少见地在第一时间发布了官方解读。央行提到,进入8月上旬后,贷款基本上每天保持着300-500亿元的增量,预计未来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仍会保持平稳增长态势。

然而实际情况是,截止8月17日,四大行8月前两周新增贷款工农中建四大行当月新增贷款约560亿元(7月全月2100亿),其中中行新增贷款为负,7月份的数据已经创下2009年12月以来新低,8月数据更显示了信贷持续低迷。

据称,工行新增370亿元,建行新增100亿元,农行新增160亿元,而中行新增贷款规模为负数,减少近70亿元。

由此可见,央行这样自己掌嘴,是何等的自欺欺人,又是何等的惊慌失措,更是何等的欲哭无泪,求告无门。

报道最后称:信贷融资数据大跳水,引发降息猜想,昨日,汇丰PMI与汇丰制造业PMI数据公布,分别创下近三个月最低,显示经济增长乏力。

作者  | 2014-8-23 15:15:25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虱子的盛宴

2014-5-21 21:05:02 阅读35 评论0 212014/05 May21

果然是快进入六月的节奏,网络里面一片风声鹤唳。至少对于我来说是如此,反正无论写日记也好,发微博也罢,是难得见到天日的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天朝快要崩溃了,只有它们自己还整天手忙脚乱的编造谎言,掩盖真相。

亚信峰会,一派歌舞升平--这应该是天朝倒数第二个可以风光一下的末世狂欢了。倒数第一自然是四个月以后在北京的亚太非正式领导人会议--但我也不敢确定。因为在天朝如今度日如年的社会经济形势下,四个月--该是多么漫长的煎熬。

老毛子普京驾临,出人意料的见了老太上皇蛤蟆。这两个月以来,很多退了休,被外界猜度处在险境中的大老虎纷纷露面。它们这么一亮相,估计一是告诉外界自己很“安全”,二是显示朝廷内部团结稳定。

至于安不安全,它们自己心里有数,去年七八月份康师傅不也到中国石油大学溜了一圈吗?团结稳定就更是一个神话--否则就不会让康师傅至今还在不明不白的呆着。而且这个王朝崩溃在即,所谓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你这一刻可能安全了--但在暴风骤雨的社会大变革中,你能轻言安全二字?

上海虽然开了这么一个会,但很显然整座城市处在草木皆兵的惊恐之中。所以必须得有点喜庆的消息提振一下精神,找了半天,实在找不出,只好拿出中俄签订天然气协议来充数打马虎眼。

中俄关于天然气的谈判有近二十年了--就现在而言,这当然不仅仅是一个资源方面的经济协议。因为澳大利亚、印尼、文莱、波斯湾、中亚有的是天然气,而且供应充足。所以中国并不缺乏天然气供应,相反西伯利亚的天然气只能卖给中国--除此之外,它没什么别的市场。其实和俄罗斯做能源生意最让人胆战心惊的--哪一年俄罗斯没有威胁乌克兰、波兰、德国--整个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呢。

作者  | 2014-5-21 21:05:02 | 阅读(3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花圈

2014-5-21 9:41:07 阅读30 评论0 212014/05 May21

这两日比较火的一则新闻是《云南访民堵政府门被击毙 百人联名喊冤》。这位访民开车堵在政府门口,既没撞人,也没做其他违法的事情—只不过是做了一件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该做的事情:给正腐送花圈。

如果不是蒙受了无法接受无法忍受的不平或冤屈,相信这位访民也不会有如此创意之举。可在这种情况之下,正腐不是想办法如何补救,化解访民的怨气,解决他遇到的问题,而是一枪击毙了事。很难相信,在现代政治文明下,还有如此野蛮残暴的事情发生。

可见天朝的军队真是何等威武—越南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就只见他们不停的抗议谴责。而老百姓无非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就不明不白的身受屠戮。而结果却是,即便百人联名喊冤,正腐却不思悔改,还对开枪武警大肆表彰。

我们离现代社会是如此遥远,离现代文明史如此遥远。

还能说些什么呢—那个花圈,应该真是送对了地方—只怕时间也比较及时。

前一向李相在非洲窜访的时候,有一个表态国内的老百姓可能没怎么领会其中的深意:《巨额外汇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沉重负担》。

为什么说这条新闻有深意?这是因为外汇已是朝廷手里唯一有价值的资产,而李相为什么却对手里的唯一有用资产如此大加鞭挞?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些资产已经朝不保夕。既然保不住了,总得给老百姓一个说法。因此李相就不失时期的表示这是一个负担,既然是负担,那么就应该想办法消除解决了。

为什么说外汇储备会朝不保夕?很简单的原因,在中国经济崩溃,欧美经济强势增长,美国正在逐步退出QE,随之将加息的背景下,大陆资金外逃正在愈演愈烈。

因此,可以想见,

作者  | 2014-5-21 9:41:07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土豪

2014-5-16 10:16:22 阅读37 评论0 162014/05 May16

这两日越南排华事件愈演愈烈,可国内媒体却气定神闲,几乎无片文只字的报道。国民遇到危险,政府理应第一时间站出来为其保驾护航,撑腰打气--否则纳税人养你这个政府做什么呢。可大陆朝廷是怎么表现的呢,不过是在形势最严峻最恶劣的时候轻描淡写的要国民自己保护好自己而已。

朝廷毫无作为也就罢了,连航空公司居然也没一点人性的趁火打劫。我看了一下,南航从胡志明市飞南宁的机票,一夜之间便从1400元暴涨到6000-8000元。只能说,这等事情,连禽兽都不能为之。

中国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卑颜屈膝,最能忍辱负重的这么一个族群。按理说,这样的民族不会对他人有什么威胁--几千年的历史也表明,它们对外人的伤害很少也很小。可在近代的国家排外史上,华人却是最大最可悲的受害者。

远的就不说了,只说这五十年来印尼六十年代排华一口气杀了三十多万华人,后来1998年排华也是强奸杀戮,血腥不堪。七十年代红色高棉夺取了柬埔寨的政权--这个畸形变异王朝的主要领导人都是髦太祖的好学生。可即便如此,也没阻止它们对华人血腥屠戮,一口气就杀了三十万。后来越南统一至中越边境战争,十余年间这个同志加兄弟的国家也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排华事件。而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的小规模排华事件也是层出不穷。

为什么老实巴交,一心只想过安稳日子的华侨会如此不受待见,有如此悲惨的命运?我想原因不外乎以下这么几点:

首先,除了民国那兵荒马乱的三十多年以外,中国全是专制王朝。专制王朝无非就是一手拿着皮鞭,一手拿着屠刀对待自己的老百姓。对国内的老百姓尚且如此,对身处国外的国民自然更是漠不关心。而且这些朝廷一般都会设身处地的替外国政府着想--它们替自己管这些境外之民,严一点自然更好,免得生事。

作者  | 2014-5-16 10:16:22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帘外雨潺潺

2014-5-4 12:01:12 阅读37 评论0 42014/05 May4

    昨天看到在即将步入夏天之际,黑龙江居然下雪了,这快是赶得上“六月飞霜”的节奏啊。因此早上起来,手机里面受到的就是两条不幸的新闻。一是继宁波居民楼倒塌之后,上海也有一栋居民楼化作一地尘埃;二是广东茂名的高州大桥也在既无大风,也无汽车超重,更无烟花爆竹爆炸的情况下毫无理由的坍塌了。

要是赶在大宋朝,出了这等事,只怕宰相大人就会马上着手向皇帝递呈辞职的奏章了。当然,估计如今在绝大多数国家,无论是在舆论方面还是政坛,也都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但是西韩不会,这种事情在这个国家太多了,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朝廷早已习以为常,处变不惊。

自然,这样的事件最后肯定会是不了了之。前一向,在轰动世界的三聚氰胺事件中被问责落马的官员不都悉数复出了吗?朝廷如果能够把爱护干部的这份心和感情拿出十分之一来关爱它的子民,国家的形势也不至于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

对此种种,民众也已经麻木--只要这样的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便是神灵佑护,万事大吉。当然即便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没办法,无非就是正腐拿着纳税人的钱安抚一下而已。很多人也许会鞭挞这种冷漠而麻木的国民性,可是在一个没有丝毫政治道德和责任感的统治环境下,老百姓又能如何?

相反,对民众这种反应更应该感到心寒的是朝廷。因为老百姓这种冷漠与麻木背后反映的一是社会责任感的缺失,二是对正腐不存有幻想。自然,在社会发展的关键节点,朝廷也不要奢望能从民众那里得到任何支持。

时间会也许会治愈一些细小的伤痛,但是伤痛伤害多了,时间就成了最好的发酵池--越是平静,下面酝酿的风暴就越是猛烈。

作者  | 2014-5-4 12:01:12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鸵鸟

2014-4-25 20:29:55 阅读23 评论0 252014/04 Apr25

国家信访局规定,自昨日起越级上访不予受理。

这个王朝很奇怪,一边说自己是法治国家,一边还有一个不伦不类的信访部门。因为既然是法治国家,那么那么信访部门那些人就是吃闲饭的。如果认为信访部门存在有正当性,那么就不是法治国家。

如今连越级上访这道门都关闭了,那么信访部门就更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你要告镇长,如果去县里面的信访办,可它跟乡镇是同级别的,怎么管得了这些地头蛇。再说镇长乡长什么的,自然都是县太爷的亲信,你怎么可能在县里面的信访办告到它们?同理,你如果去市里告县长,县太爷大多又是市委书记市长大人面前的红人,或者心腹,你怎么可能有一丝希望告到他们?

不能越级上访,那就取消各级信访部门吧,养着那些人看着挺糟心的。

当然,国家这样做也可以理解--现在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好在中国老百姓大多很老实,还想着走信访这条路。可即便这样,大量访民的存在还是给上面的人很大的压力。因此如今干脆学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眼不见为净。

可这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对于可怜的愿意做良民顺民的老百姓来说,虽然明知信访不可能解决问题,但总还是怀揣着一丝希望。如今你把这点希望都摁灭了,那么那些受了委屈甚至冤屈的人就只能憋在心里。憋着憋着总会憋不住的,个把人憋不住还没关系,可憋不住的人多了呢。如今整个社会都走在崩溃之中,不准越级上访其实就是让很多人使劲憋,然后让它们有一天憋不住就爆发。

随着经济进一步的恶化,社会矛盾的日渐升级尖锐化,整个社会总是会憋不住的。你不给人民以希望,总有一天人民就会让你很绝望。

今天看到《宋林案举

作者  | 2014-4-25 20:29:55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懂了

2014-3-24 0:01:50 阅读30 评论0 242014/03 Mar24

长沙的春天,总是这样忧郁缠绵。

晚间静下心来看了苏洵的几篇文章,很是喜欢。其史论气势磅礴,笔力雄健,如惊涛拍岸,又卓然若轰雷鸣于天地之间。

后来查了一下苏氏一门的资料,才发现三苏的出现实在不是偶然的。苏洵之父苏序就是一个极可爱之人,豁达乐观,天真烂漫,有悲悯之心。后来苏轼也继承了他这番性情,是以虽屡遭折挫,却始终旷达自在,诚然让我辈景仰倾慕不已。

刚才看到各大网站上的头条是《皇上:丢失共产党人XINYANG会迷失方向》。这让我觉得非常奇怪,因为这话说得不明不白,使人一时实在难以理解。究竟是丢失了还是未丢失呢--如果丢失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现在国家已经迷失了方向?如果没丢失,而只是一个告诫,那么意味着现在国家的方向还很正确--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如果说的是现在执政党已经丢失了共产党人信仰,那么意味着以前还是有这个信仰的。以前有这个信仰的时候,是反右,是大跃进,是文革。现在迷失了方向自然需要纠正过来,是不是要回到那有信仰的“运动”方向上去?

如果说现在执政党还没丢失共产党人信仰,那么可理解为方向尚未迷失,走的路是正确的。可是一个王朝,满朝皆阿谀之臣,上下俱贪墨之辈。国无民主,民无自由。权力横行,道德沦丧,经济崩溃,环境破坏。海内不宁,民生困顿。这些难道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正确方向?

对不起,本人愧为共产党人,早已没那个信仰了。因此,自认为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既然如此,文字写至此处,就可视为本人声明退党吧。

山东平度用汽油烧死村民,结果解决的办法依旧又是警察出面,金钱收买,权力威吓。以后这样的事件都可以汇编成册,告诉后人没有民主,没有法治,走“正路”是何等的荒唐可怕。

作者  | 2014-3-24 0:01:50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嫖娼与革命

2013-8-30 17:18:07 阅读16 评论0 302013/08 Aug30

这一向据说网络里面谣言很多,因此各级捕快及朝廷锦衣卫的工作也很繁重,很是雷厉风行的抓捕了一批造谣生事,唯恐天下不乱的网络大V。一时间江湖轰动,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就“造谣”或者“传谣”了。可见,对于“境内外敌对势力”就一定要用铁腕手段重拳出击。只要这样重典治国,持之以恒,一定可保我朝国祚久远,皇上及公卿们富贵绵长。

但今天一起来,就发现一桩涉及我朝国际颜面的重大谣言事件,即《菲总统称中国撤销其访华邀请   中方:从未邀请》。我想无论是站在爱国的立场,还是我国历来为礼仪之邦,美名播于四海,是决计不可能做出这等不懂邦交礼仪,不顾国际信誉的龌蹉行为来的。因此可以断定一定是菲律宾阿基诺二世这个兔崽子在造谣生事,毁我朝国际清誉,是可忍孰不可忍。

网络大V为谋天下太平,民生幸福,基于义愤举报了几个贪污腐败分子,或者呼吁了几声宪政民主--虽其中个别情节需待证实厘清,但却被有司衙门逮捕入狱。而阿基诺二世这等跳梁小丑,公然在全世界人民面前造谣诽谤我朝,欺骗良善世人,令我朝颜面尽失,是不是更应该得到有力果断惩处?因此,建议外交部和国防部通力合作,尽快派遣海军陆战队赴菲律宾将肇事者缉拿归案,以彰显我朝天威。

前日新闻联播花了整整三分钟的时间报道了美籍华裔人士兼著名天使投资人,网络名人薛蛮子嫖娼淫乱一事。可见央视正是大方啊--新闻联播就那么三十分钟,世界那么大该有多少重大事件发生,可我们却在最重要的媒体平台为了一个美国老头找个中国小妹子解决性生活的日常小事足足花了三分钟。 可见,我朝真是很注重民生啊。

其实对于薛蛮子的各项罪状,旁人无法得知,但对于他恶意拖欠嫖资一节,我却有些想法:

作者  | 2013-8-30 17:18:07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八旗子弟

2013-8-27 22:42:17 阅读30 评论0 272013/08 Aug27

这几天薄案闹得轰轰烈烈,怎么也想不明白,贪个两千万要弄出这么大阵仗出来。而刘志军贪了40亿,刘铁男贪了11个亿,就简单过了一下堂,看来中央委员与政治局委员差别蛮大的。不过我对这些都了无兴致,只是觉得苦了BO书记。一个曾经在大陆呼风唤雨的人,还能受得了这番折辱,也真算是能干大事的人了。

这个案子絮絮叨叨像个热闹的娱乐事件已经四天了,但我只是对BO今天的一席话有了些兴趣,即“儿子BO瓜瓜:我们家就这一个看起来出息像样的。”

如今大家都知道薄瓜瓜是怎样一个翩翩贵公子了,拜父母之福生了一个好皮囊,然后在英国拿了许多名不副实的荣誉称号。可实则是一个不学习不长进的纨绔子弟,声色犬马,醉生梦死,样样都是拿手的。

BO书记有兄弟姐妹五六号人马,如今个个都身居要职,权重一方。按照天朝眼下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的光荣传统,这家子的后代应该都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别的薄公子,薄小姐是何等英武聪慧我等小民是无法得知的了。但是BO书记既然认为自己这么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宝贝公子都是他家唯一一个“看起来出息像样的”,就可知别的公子小姐是怎样一番风采素质了。

这不由得使我想起前几日的一则新闻《美投行摩根大通雇用中国高官子女遭美当局调查》,说的是美国正在调查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的公子唐晓宁及前铁道部总工程师张曙光的千金张西西入职美国著名的顶级投资银行摩根大通的事情,以查明其是否通过雇佣中国高官子女而获得在华从事相关业务的机会。

如今权贵二代权贵三代,一般都是华裔人士了。赖父祖之荫,这个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特殊部落一生的荣华富贵自是不消说的了。

作者  | 2013-8-27 22:42:17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湖南省 长沙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