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此而已的博客

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脸,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

 
 
 

日志

 
 

歪治.革命  

2013-05-11 11:5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广东揭阳那位27岁的副县长接了父亲大人禅让的位子还没一个月,就被罢免了,回去继续当自己的办事员。这个官场蹦极事件背后反映的当然不只是这位年轻有为的前副县长的可怜,更是天朝体制的可笑,是这个国家的可悲。

      其实,能够被抖出来的都是小苍蝇--那些内阁辅臣,各部高官,封疆大吏的公子郡主们,又有哪个不是位高权重,或端坐在肥得流油的衙门里当差呢。即便是这位屁股还没捂热的副县长,也不必沮丧的,放心的回去呆上几天,组织一定会好好考虑你的工作安排的。

      权力世袭,封妻荫子,这种政治权势与财富的传承除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士族政治,只怕也没别的王朝比得过如今的天朝。可魏晋南北朝恰恰又是中国政治最腐败最黑暗,国家战乱频仍分崩离析,百姓流离失所任人宰割的时期。

      古人云,政者,正也,就是说政治意味着公正与正气。可如今天朝上下,朝堂内外,何曾有一丝的公正与正气。既然没有“正”,那就只有歪了。这个“歪”字造得好,因为它是“不正”。所以以后遣词用句要准确,不要说国朝的“政治”什么的,而应该表述为本朝的“歪治”。

      这一向天朝从南到北,自西至东群体性事件不断。可以想见,在经济势必持续恶化,民众维权意识日益觉醒提高的情况下,这样的事件以后会越来越多,终是会在三五年之后成为燎原之势。

      几天前张鸣写了一篇《漫仪革命发生的机制》,挺不错的,只是他对于今民众的觉悟还是稍显悲观消极了些。

      熟悉历史和民族性格的人都知道,中国人可能确实是全世界最不具备反抗精神的顺民了。无论是在史书上,还是纪实作品里,我们都能看到外敌入侵时,就那么几个拿着武器的军人,却能肆意的屠戮成千上万的老百姓。任何人都明白,只要起来反抗才能有生存的希望。奈何在欺压、屠刀、专制面前--即便是马上就要面对死亡,中国人也很少有反抗精神的。

      老子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句话在中国人身上一点也不适用。中国人似乎天生在权势暴虐面前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软弱与顺从。哪怕性命没了,也是不敢反抗的。可能老子的话也是不错的--毕竟春秋战国时期的华夏人还是有血性的。只是经过两千年皇权的压制与恐吓,如今中国人只剩下一身的软骨头和奴性。

      就是由于民众缺乏这种对“恶”的抵制与反抗,才使得几千年以来中国的专制越来越强化,独裁越来越厉害,民间的权益越来越稀薄。

      但即便是最可怜最没筋骨的人和民族,他们总还是渴望平等公正的--因为只要是人,就需要尊严,需要平等,需要公正--这更是作为一个人,一个民族与生俱来的东西--它必定比后天修炼的逆来顺受更坚韧,更有力量。

      因此,每一次成气候的农民起事,莫不都提出关于建立一个平等公正的理想社会--这反映了即便是最认命最老实的中国人也是渴望并追求这种美好社会的。这些社会理想体现在革命口号上就是如“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等贵贱,均贫富”,“均田免粮”以及“无处不均匀,无处不饱暖”等。

      我们也承认,在一个威权体制长期存在的社会或者国家,很多情况下,民众是最不靠谱的。今天他还在这边跟着瞎起哄振臂高呼,明天说不定就跑到另外的阵营喊万岁去了,典型的墙头草。但这能怪他们吗--其实不能怪的,谁的性命不重要呢--尤其是对于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生命就是他们唯一要好好看护的东西了。因此如大家熟知的,中国人就是枪抵在脑袋上都不敢反抗,可是一旦有一个人出头,那么中国人反抗起来就会无比的英勇--甚至充满了暴力和暴虐。

      这也是很正常的--一根弹簧,你压制的越厉害,它反弹的力度自然越大。因此,中国的历史就这么不幸--不是到最后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民众不会反抗。可一旦反抗起来,就是一场暴风骤雨--再一次对这个社会和国家造成巨大的伤害。这就是我们需要民主的原因,因为有了民主,民怨才有了宣泄的口径,民意才有了反映的渠道,这样就避免了问题的不到解决一直累积变形,最后以火山爆发的形式来摧毁一切。

      中国如今又到了这样一个历史节点,是一场暴风雨,还是国家的民主转型--或许最终还是一场大风暴--国家再次进入下一轮专制与独裁。

      当然,我们也欣喜的看到,由于社会的蓬勃向前,信息的迅速传播,法治理念的日益普及,国人的维权意识,反抗精神在逐步增强。近几年发生的一些群体事件就反映了国民的这种进步。当然必须承认的是,任何事情都是需要领导者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但形势的发展已经为将来的需要准备了许多这样的人物--他们就是千千万万处在失望或者绝望之中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各阶层人才--尤其是年轻人。

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它们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 ,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
                                                                                                       ---
《解放日报》194391

?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