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此而已的博客

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脸,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

 
 
 

日志

 
 

帘外雨潺潺  

2014-05-04 12:0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看到在即将步入夏天之际,黑龙江居然下雪了,这快是赶得上“六月飞霜”的节奏啊。因此早上起来,手机里面受到的就是两条不幸的新闻。一是继宁波居民楼倒塌之后,上海也有一栋居民楼化作一地尘埃;二是广东茂名的高州大桥也在既无大风,也无汽车超重,更无烟花爆竹爆炸的情况下毫无理由的坍塌了。

    要是赶在大宋朝,出了这等事,只怕宰相大人就会马上着手向皇帝递呈辞职的奏章了。当然,估计如今在绝大多数国家,无论是在舆论方面还是政坛,也都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但是西韩不会,这种事情在这个国家太多了,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朝廷早已习以为常,处变不惊。

    自然,这样的事件最后肯定会是不了了之。前一向,在轰动世界的三聚氰胺事件中被问责落马的官员不都悉数复出了吗?朝廷如果能够把爱护干部的这份心和感情拿出十分之一来关爱它的子民,国家的形势也不至于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

    对此种种,民众也已经麻木--只要这样的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便是神灵佑护,万事大吉。当然即便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没办法,无非就是正腐拿着纳税人的钱安抚一下而已。很多人也许会鞭挞这种冷漠而麻木的国民性,可是在一个没有丝毫政治道德和责任感的统治环境下,老百姓又能如何?

    相反,对民众这种反应更应该感到心寒的是朝廷。因为
老百姓这种冷漠与麻木背后反映的一是社会责任感的缺失,二是对正腐不存有幻想。自然,在社会发展的关键节点,朝廷也不要奢望能从民众那里得到任何支持。

    时间会也许会治愈一些细小的伤痛,但是伤痛伤害多了,时间就成了最好的发酵池--越是平静,下面酝酿的风暴就越是猛烈。

    谢有钦从广西回来,晚上和戴皮、张伟和熊伟聚了一下。好似这几个人在一起,除了三打哈就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干,呵呵。

    谢有钦这四年一直在广西南宁,从事他的老本行:机械行业的财务总监。因为这些年正是房地产和各种大项目大干快上的年月,所以他的情况还很不错。去年六七月份的时候他回来,说要买一些工程机械自己做业务。

    当时我是提醒他要慎重决策的,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现在已经不是创业的时候了,尤其是任何与房地产挂钩的投资都应该敬而远之。很可惜,他还是一口气以融资租赁的方式购进了八台混凝土罐车。

    当然,我也能理解他为什么有这样的打算。毕竟十几年以来他一直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自信对它的发展趋势有足够的把握。另外,他开拓市场建立的关系肯定也很扎实,靠得住。

    然而,我看问题可能更宏观吧。所谓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尽管在大环境趋紧的情况下,个体也并非没有取得成功的可能。只是这种成功不但需要实力,更需要运气。每个创业者的成功多多少少都需要一些运气的,可是在全局崩溃之时,这种运气对每个人来说都比平时稀释了不少。希望他能够撑过去,走上更平顺的发展道路。

    很早以来,我就对经济有一些兴趣。尤其是上研究生以后,随着对经济学知识的具体掌握,对经济问题也慢慢地形成自己的一些看法。自2005年以后,我就认为中国已经不适合创业了。因为从那个时候起,经济就加速被权力和腐败所绑架和左右。

    权力经营下的经济,
成本只会越来越高,越来越丧失活力。创业或者发展的成败,已经不是实力、奋斗和运气综合的结果,而是权力介入和介入程度深浅的结果。企业的命运如此,个人的命运也是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在近十年中国所谓的经济高速发展,但却没有诞生一家有竞争力,走在经济前端企业的根本原因。这对于一个体量如此巨大,发展如此迅猛的经济体而言,是极不正常的。这个论断当然没有冤枉中国,因为那些如今稍有名气,稍有实力的企业基本上都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诞生壮大起来的。

    当然这十年,中国产生了很多世界级的超级富豪,可这基本上
是权力在发财--或者说是依附权力在发财。中国如今的富豪榜上,从事房地产的占了近九成,就很好地说明这种财富不过是权力对民众的掠夺,对子孙后代权益的掠夺。

    因此这十年,其实不是经济发展的十年,只是是权贵对财富掠夺,竭泽而渔的十年。很显然,这种掠夺的背后实质就是对经济的扼杀--权力让经济肤浅化,短期化,病化老化,且毫无道德可言。

    随着楼市泡沫的破灭,经济的崩溃,中国的经济将被打回原形,而那些站在光环下的所谓企业家们也必将会回归它们应有的价值。

    这十年,完全可以说是社会堕落的十年,是经济彻底迷失衰落的十年。就如《红楼梦》里的荣宁二府,尽管走向不归路,却在一个时期显现一派花团锦簇,烈火烹油的气象。可在这种气象之下,却是即将油尽灯枯,枝折花落。可又有几个人看到这样的本质和趋势呢--看到又如何。你不过是那个举世狂欢,而被冷落在一旁孤独行走的那个人罢了。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